如果说白谷逸是可怜人,那剧中反派大boss沙艳红也是如此,她的心中一直有自己的软肋,那就是爱人百里流光弃她而去,还改名萧月对她避而不见,二人所生的儿子下落不明。

吴有音说,写小说的欲望,在第一次去南极的时候就产生了。“那时候去极地做文化建设,我就特别想写第一本世界各国南极题材的小说,因为我发现市场上关于南极的都是纪实小说,浪漫主义、虚构的类型非常少。于是一方面在南极体验生活,一方面为小说搜集素材。当时正好有一架智利的飞机在南极坠毁,这件事情对我的触动非常大。本质上我是个喜欢讲故事的人,所以用拍电影这种形式来表达我心里想讲的故事。”